蕙心兰质 时尚女装 美容美白 减肥运动 丰胸按摩 亲子育儿早教 健康 图库 商城 店铺 专题

当前位置:蕙心兰质 > 今日头条 > > > 正文

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2018-01-07    来源:蕙心兰质  http://www.huixinlan.com/   浏览: 次  手机阅读:

电视剧《深宅雪》是梁胜权、李伟基执导的年代悬疑情感剧,由习雪、姚奕辰、刘雪华、李立群、叶童、陈美琪主演。下面就带来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不可思议!90 天竟然长高了8厘米! 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深宅雪海报

深宅雪演员表:

姚奕辰饰 方梓恒简介 方家嫡子

习雪饰 韩江雪简介 方梓恒之妾

张明明饰 秦瑞生简介 秦慕阳养子

刘萌萌饰 芳儿简介 韩江雪义妹

刘雪华饰 方老夫人简介 方梓恒祖母

李立群饰 秦慕阳

叶童饰 周惠茜简介 方梓恒二娘

陈美琪饰 时妙菡简介 方梓恒三娘

吴岱融饰 方宏博简介 方梓恒二叔

迟立静饰 谭玉娜简介 方梓恒之妻

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不可思议!90 天竟然长高了8厘米! 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深宅雪海报

深宅雪剧情简介:

清末民初,苏州城内,芷馨一家,满门抄斩。芷馨逃过一劫,之后到了秦府做了纺纱童工。十年之后,芷馨同时被秦家义子许瑞生与方家大少爷方梓恒同时爱上,却意外被秦慕阳识破身份。为了对付生意上的竞争者方家,芷馨成了秦慕阳的一个筹码。为了复仇,芷馨嫁给梓恒。在复仇中却爱上梓恒,并得知韩家灭门的背后秘密。梓恒因为一桩命案被赶出方家,芷馨生死相伴。在日本人西村的帮助下,梓恒在上海东山再起,几年后,方家败落,方梓恒重回故里,夺回家业。西村为建军工厂来到苏州,中日战火让昔日友人割袍断义。在国家大义面前,中国人只有起来反抗。日本人想要的方梓恒的纱厂,化作一团灰烬。方梓恒与西村饮下自己准备的毒酒,两人只叹生不逢时,双双毙命。一列马车驶离苏州,芷馨望着苏州城里的滚滚浓烟,硕大的眼泪掉了下来。

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不可思议!90 天竟然长高了8厘米! 电视剧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全集大结局

深宅雪剧照

深宅雪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清末民初,方韩二家是有名的染坊世家,朝廷因为韩家研制的染料出现问题派兵前往韩家,韩仁义正在府上为女儿韩江雪庆生,方宏远想带上一些礼物到韩家送给韩江雪,方奶奶不允许方宏远去韩家窜门,方宏远无法理解方奶奶的行为,直到韩家被朝廷问罪的消息传回方府,方宏远才意识到方奶奶不给他前往韩府的原因,原来方奶奶早就知道韩家要被朝廷问罪,所以才不给方宏远前往韩家祝贺韩江雪过生日。韩家研制的染料出现问题,方宏远认为自己也有责任,韩家研制的染料方宏远也参与其中,方宏远想入宫跟韩仁义一起承担责任,方奶奶立场坚定不给方宏远离开方府。韩家三口被关入大牢,年幼的韩江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韩家的一个亲属来到牢房里面接韩江雪,韩仁义依依不舍跟女儿韩江雪道别,韩江雪跟着亲属离去不久,韩仁义与妻子双双被押往刑场,夫妻二人被刽子手斩首。方宏远因为无法前往韩府急怒攻心晕死过去,方奶奶请来大夫医治方宏远,方宏远病情好转苏醒过来,韩仁义与妻子被处斩的消息传回方府,方宏远再次急火攻心晕死过去。韩江雪与亲属失散过上流浪生活,芳儿与韩江雪同是孤儿,二人相依为命遇到李夫人,李夫人动了恻隐之心收留韩江雪与芳儿。十年后,韩江雪与芳儿在方家成为染房工人,方母对韩江雪的染布技艺赞不绝口。方二叔好赌成性偷走方家的布匹,方梓恒猜到是方二叔所为,方二叔在方梓恒面前没有承认偷了布匹卖钱赌博,方梓恒只得暗示二叔以后不能再赌钱卖布匹。韩江雪与芳儿上街目睹一个算命先生欺骗老人骗钱,姐妹二人拆穿了算命先生的底细,算命先生悻然离去,韩江雪与芳儿继续在街上游玩,姐妹二人以为算命先生被拆穿底细不会再骗人,结果算命先生找来一帮同伙回到街上复仇,韩江雪与芳儿一见情况不妙,二人赶紧撒腿一路奔逃,为了分散算命先生的人数,韩江雪与芳儿分开向二个不同的方向奔跑。方梓恒上街遇到逃命的韩江雪,韩江雪被方梓恒拉到一处拐角处,方梓恒发现韩江雪掉落一个香包在地上,香包立即勾起方梓恒的记忆,方梓恒清楚的记得童年时代遇到一个小女孩,女孩手中也有一个香包。

第2集

韩江雪与芳儿在街上拆穿一名骗人钱财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纠集一帮同伙找韩江雪与芳儿算账,韩江雪与芳儿分头逃跑,方梓恒在街上遇到了韩江雪,韩江雪被方梓恒拉到拐角处藏好,方梓恒发现韩江雪掉落一个香包在地上,香包勾起方梓恒回忆,多年以前方梓恒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幼童,韩江雪当年跟方梓恒曾是关系要好的玩伴,方梓恒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意识到韩江雪就是儿时的玩伴。韩江雪从方梓恒手中奔回香包离去,方梓恒回到府上跟阿平谈起韩江雪,韩江雪身穿秦府染房工人的衣服,方梓恒决定前往秦府寻找韩江雪。韩江雪与云儿不和,云儿处处与韩江雪为敌,韩江雪遭云儿算计被李夫人问责,秦管事亲自拿着一根尺子抽打韩江雪的手掌。芳儿为韩江雪愤愤不平设计陷害云朵,李夫人在芳儿的引领下来到云儿居住的房间找到丢失的绸缎,云儿有口难辩被李夫人带出房间,秦管事闻讯赶来拿起一条皮鞭准备抽打云儿。韩江雪情急之下主动为云儿领罪,云儿其实没有偷绸缎,韩江雪向秦管事讲述芳儿如何为她鸣不平陷害云儿,秦管事听完韩江雪讲述的事情经过没有再教训云儿。夜幕降临,方梓恒翻墙进入秦府寻找韩江雪,秦小宝在走廊上遇到方梓恒,方梓恒发现秦小宝痴痴呆呆是个傻子,秦小宝在方梓恒的哄骗下寻找染房的工人,方梓恒跟着秦小宝来到染房女工人洗澡的房间外面,几个女工人听到房外传来异响赶紧打开房门,方梓恒吓得扔下秦小宝逃之夭夭。韩江雪独自一人在染房外面工作,方梓恒逃到染房外面的水池旁边找到了韩江雪,韩江雪坐在水池旁边低头工作,方梓恒从藏身之处走出来跟韩江雪打招呼,韩江雪已经忘记方梓恒,方梓恒不久之前才搭救过韩江雪,当时韩江雪被一伙江湖术士追赶,方梓恒拉着韩江雪藏到拐角处甩掉了江湖术士。韩江雪对方梓恒毫无印像,方梓恒跟韩江雪有说有笑,韩江雪忽然高声呼喊韩府家丁,方梓恒吓得扔下韩江雪转身就跑。韩江雪与女伴们合力染制出一块品质极佳的布匹,秦管家拿着布匹到秦老爷身边,秦老爷叮嘱秦管家给所有女工打赏两块大洋。

第3集

方梓恒回府数日各方叼难谭玉娜,谭玉娜委屈无比只得向方老太告状,方老太将方梓恒唤到身边训斥,方梓恒计上心来借口参加染印大赛欲离府数日,方老太正想物色合适的人选参加染印大赛,方梓恒主动请缨实是天大的喜事。染印比赛一年一次,全城大大小小的染印店欲欲跃试,梓浩妈染了一块布匹呈与方老太鉴赏,布匹做工精细质地上乘,方老太赏毕允许梓浩妈持布匹参加染印大赛。方梓恒无原无故对染印比赛产生兴趣,梓浩妈绞尽脑汁难解其意,贴身女仆猜测方梓恒参加染印比赛其实是为了躲避新婚妻子。方梓恒离府出门时常在秦府外面徘徊,某次天降大雨,方梓恒奔至屋檐下避雨喜遇韩江雪,韩江雪一眼识出曾经夜闯秦府的方梓恒,方梓恒以礼相待反而换来一顿痛骂。韩江雪认定方梓恒居心不良非正人君子,方梓恒寻找各种机会接近韩江雪。秦府后院,女工们聚精会神染布,空中忽然落下一支风筝,风筝上写着饱含情意的文字,韩江雪猜到是方梓恒所为。入夜,鸾城上空星光点点,韩江雪在芳儿的陪同下出府赏星,满天的星光勾起韩江雪深埋心中的回忆,母亲在十年前含冤而死,天上的星星便是母亲的英魂,每次看到星星韩江雪便会想起母亲。韩江雪与芳儿翘首赏星之时方梓恒忽然现身,外出归来的秦瑞生掏出一把手枪震慑方梓恒,二个柔弱女子得以摆脱方梓恒返回奉府。秦府外的天空忽现许多飞天孔明灯,放飞孔明灯的人正是方梓恒,韩江雪被孔明灯吸引步出秦府,方梓恒趁机拿出一支珍藏多年的纸鹤与韩江雪相认,十年前两人早已相识,当年方梓恒曾经许诺保护韩江雪一生一世。方梓恒是方家的二少爷,方家与秦家同是染印大户老死不相往来,秦瑞生警告方梓恒不能再接近韩江雪,秦家有规定不允许两家来往,方梓恒一味接近韩江雪恐会遭至秦慕阳不满。

第4集

花灯节之夜,街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方梓恒戴着面罩扮成街边卖艺人拉走韩江雪,韩江雪已经知道方梓恒是方府的二少爷,秦府有规定不允许下人与方府之人接触,方梓恒一片痴情打动了韩江雪,两人抛开世俗杂念相拥被秦瑞生瞧见。韩江雪违反秦府规定被女工头领责骂,秦府持有所有女工的卖身契,韩江雪就算自愿离开秦府与方梓恒私奔,必须买回卖身契方能获得自由,只要她还是秦府的下人就必须遵守规则。月朗星稀,韩江雪与方梓恒湖边相会,谭玉娜随后而至破坏两人浓情蜜语,韩江雪本以为方梓恒至今未娶,谭玉娜的出现粉碎了韩江雪美好的爱情梦想,方梓恒因为确实娶了谭玉娜为妻无从辩解,韩江雪面对残酷的真相失魂落魄回府,中途一场大雨忽然降至,韩江雪悲痛欲绝任凭雨水淋洗全身,秦瑞生撑伞一路寻至,韩江雪失魂落魄喃喃自语晕倒在秦瑞生怀中。秦府门外,方梓恒欲向韩江雪解释,韩江雪淋了一场雨拖着疲惫的身子步出秦府,方梓恒在一定程度上欺骗了韩江雪的感情,韩江雪忍住心中悲痛决定日后不再与方梓恒往来。梓浩娘一直在暗处关注方梓恒的一举一动,谭玉娜顺利拆散了方梓恒与韩江雪,梓浩娘决定帮助方梓恒与韩江雪再续缘份。入夜,秦府染布存放库,芳儿带着几名女工查看即将用于参赛的染布,女工们一时粗心大意碰翻灯盏烧烂染布,芳儿焦急不安向韩江雪求助,韩江雪当机立断决定再造一块一模一样的染布。染布调料需上山采摘,韩江雪于次日天明离开秦府顺山而行,梓浩娘趁机派出两名打手上山偷袭韩江雪,方梓恒及时上山找到被击晕苏醒不久的韩江雪,两名打手再次现身步步紧逼,方梓恒与韩江雪被逼到悬崖上纵身跳入江中。江水深不见底,方梓恒在水中亲吻韩江雪输送氧气,韩江雪在方梓恒的救助下回到水面上。

第5集

山中之夜冷风阵阵,方梓恒与韩江雪坐在火堆旁边取暖,两人从江边上来衣服已经湿透,心事重重的韩江雪倦缩着身子沉默寡言。染印大赛即将开始,韩江雪返回秦府紧锣密鼓重制参赛染布,秦瑞生已经知道用于参赛的染布被烧毁,韩江雪为了重制染布上山采摘花草,秦瑞生一厢情愿认定韩江雪是在帮助他,如果义父秦慕阳得知染布被烧毁一定会大发雷霆。三日后,染布大赛正式举行,全城染坊为了夺魁拿出看家本领染制布匹,芳儿穿上韩江雪染制的布匹步入赛场,所有人皆被如梦似幻且会变色的布匹吸引,秦府借着变色布匹一举夺下染布比赛头名。梓浩妈比赛落败惺惺作态向方老太请罪,秦府所制变色布匹空前绝后技压群雄,梓浩妈虽然落败但已经尽了力,方老太没有大加责怪。秦府厅堂,秦慕阳奖励芳云与韩江雪,两人为秦府争夺头名功不可没,秦慕阳委任芳儿掌管染印坊。芳儿由一名身份低微的下人迅速变为染印坊主管,昔日主管李妇人被芳儿各方叼难,芳儿发现李妇人私下收受贿赂,李妇人挨了芳儿一顿皮鞭教训,幸好韩江雪闻讯赶来出手相助,否则李妇人可能已经皮开肉绽受伤严重。芳儿当上染印坊主管性格大变,韩江雪忧心忡忡劝说芳儿善待他人,芳儿因为掌握大权成为人上人已经不再是当初善良天真的女工。方梓恒对韩江雪念念不忘,谭玉娜用上吊的方式惊动了方老太,方梓恒被方老太罚跪,与此同时,身在秦府的韩江雪情不自禁回想与方梓恒一起坠江逃生的情景,方梓恒在坠江过程亲吻韩江雪,回忆完逃生情景,韩江雪忽感心跳加速面庞滚烫。突如其来的身体反应正是情窦初开的症状,方梓恒已经走进了韩江雪的心中。方家祠堂,跪拜先祖灵位的方梓恒体力不支晕倒,谭玉娜及时现身扶走方梓恒。方梓恒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下床就要离去,谭玉娜悲从中起难以揣摩方梓恒的心思。

第6集

秦府外,方梓恒与韩江雪起争执,韩江雪欲挥起理智之剑斩断两人之间的情丝,方梓恒立场坚定欲相爱到底,韩江雪返回秦府陷入到苦恼中,芳儿一眼看穿其心中依然爱着方梓恒。秦家参加染布比赛夺魁,芳儿替韩江雪邀功,秦慕阳以为是芳儿染的布匹,芳儿骑虎难下每次染布都向韩江雪求助,秦慕阳某次发现芳儿染的布匹做工上佳与之前的相比天差地别,芳儿一口认定是自己染的布,秦慕阳唤来下人对芳儿用刑,韩江雪闻讯而至为芳儿担责,布匹原是由她染制与芳儿无关。秦慕阳弄清原因没有再责罚芳儿,韩江雪却因此与芳儿结下怨仇,芳儿已是秦府染布主管性格大变,在她看来韩江雪所做的一切都是惺惺作态。芳儿获韩江雪搭救非但不感恩,韩江雪只得与其谈起儿时一起成长经历,往事是一味良药化解两人的恩怨,芳儿百感交集与韩江雪和好。傻儿子小宝单身未娶,秦慕阳欲搓和韩江雪与小宝成亲,秦瑞生情急之下设计唤走韩江雪,芳儿被秦瑞生哄骗到染房内,小宝前往染房将芳儿摁倒在地上,秦瑞生与韩江雪回到染房大院之时芳儿衣冠不整哭哭啼啼,小宝紧随其后面带笑容称自己终于有了媳妇,韩江雪看在眼里已然明白芳儿被强暴,芳儿悲愤交加认定是韩江雪设局将她引诱到染房内,从而给了小宝可乘之机,相伴多年的姐妹就此绝裂,韩江雪跳尽黄河也无法洗清自己的冤屈。土匪丁四绑架秦夫人,秦慕阳在秦瑞生的陪同下向丁四要人,丁四故意设局叼难秦慕阳,其仆从秦瑞生将生死置之度代其受过,丁四设下烙铁烫身体以及从散落破碎瓷器的地上跪行而过的两道难关,秦瑞生面不改色全部通过。多年以前,秦瑞生在秦府门口砸死一条狗,秦慕阳外出归来佯装生气命令手下人举枪对准秦瑞生,一般人面对手枪可能早已吓得屁滚尿流,唯独秦瑞生面不改色视死如归,秦慕阳叹服之余收其为家仆。

第7集

韩江雪被一伙土匪绑架,方梓恒在半路上拦下土匪欲花钱赎走韩江雪,其中一个土匪收下方梓恒手中的银俩拒绝放人,方梓恒站在马车前方不肯移步,几个土匪索性绑其一并上山。方梓恒得已与韩江雪共乘一辆马车,两人趁着几个土匪离开马车在路边摊饮酒成功逃走,几个土匪酒足饭饱返回马车发现车内空无一人,方梓恒与韩江雪在土匪们的追赶下逃至一处土坡不慎坠坡。夜幕降临,土坡下方,韩江雪脱下衣服卷成布团为伤势严重的方梓恒擦拭嘴角上的血液,两人相互搀扶蹒跚而行被一名进山砍柴的樵夫发现。翌日,韩江雪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已然身处方家,方老太从韩江雪携带的香包识其身份,当年韩方两家定下娃娃亲,方老太亲自绣了一个香包送给年幼的韩江雪,方梓恒也拥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香包,两人早在多年以前就定下了亲事,方老太希望韩江雪嫁入方家告慰父母在天之灵。秦慕阳前往方府欲领韩江雪回府,方老太向其简单讲述韩江雪的身份,秦慕阳不便跟方老太翻脸只得同意韩江雪嫁入方府。玉娜是方梓恒的原配妻子,方老太欲为方梓恒再娶一门亲事遭其反对,梓浩妈计上心来提醒方老太不能凭一个香包就相信韩江雪的身份,事隔多年,韩家已是物是人非,仅凭一个香包不足以证明韩江雪的身份。秦瑞生反对韩江雪嫁入方府,韩江雪仅将秦瑞生当成亲属对待,方梓恒才是她深爱的男人。芳儿为人善妒疏离韩江雪,一些女工在韩江雪面前议论是非,韩江雪欲找芳儿谈心之时被李妇人叫住,李妇人递上一封染花新品图给韩江雪,秦慕阳计划染制新品染布,李妇人嘱其将新品图转交秦慕阳。灵堂内,秦慕阳对着韩父韩母的灵位喃喃自语,为了阻止韩江雪嫁入方府,秦慕阳计上心来在灵堂内谎称韩家二老死于方家之人手中,这一幕被前来送染料新品图的韩江雪目睹。

第8集

灵堂内,秦慕阳自言自语叹称不希望看着韩江雪嫁给杀父仇人之子,韩江雪一听之下如遭雷击误以为方家之人害死了她的父母。秦慕阳略施小计成功欺骗韩江雪,方家的人一跃成为韩江雪心中的仇人,父母当年死在刑场上的情景历历在目,韩江雪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好赌成性的方二爷在赌馆赌钱输光身上所有银俩,老板闻讯而至欲断其手臂,紧急关头一名好心人及时现身替方二爷还清所有欠款,方二爷由此得以脱身,好心人趁机怂恿方二爷绑架韩江雪夺取韩家染料配方,方二爷虽然贪财爱钱但不肯跟好心人做伤天害理之事。韩江雪被一伙身份不明的男子绑架,为首的老大要求韩江雪交出韩家染料配方,韩江雪面不改色拒交染料配方,老大气急败坏欲指使手下施暴,紧急关头秦慕阳带领几个家丁现身赶走绑匪。韩江雪随同秦慕阳返回秦府,秦慕阳顺利策划绑架戏码获取韩江雪的信任,韩江雪已对秦慕阳充满感激,秦慕阳趁机捏造方家陷害韩家的经过,天真善良的韩江雪信以为真决定嫁入方家为含冤而死的双亲报仇。成亲当天,方家派出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前往韩家接走韩江雪,全城许多百姓闻讯而至夹道看热闹,韩江雪风光无限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唯有芳儿对其心怀不满。洞房花烛夜,方梓恒掀下韩江雪的头巾,韩江雪计上心来谎称身体抱恙暂时不便行夫妻之事,方梓恒信以为真未与之行房。翌日,收拾房间的下人未发现方梓恒与韩江雪行房痕迹,方老太虽然心中直犯嘀咕,但没有立即向方梓恒追问原由。韩江雪刚过门需要拜见方家各色人等,谭玉娜故意打翻韩江雪递上的水,方梓恒怒从中起猜到谭玉娜在为难韩江雪,谭玉娜佯装愧疚向韩江雪赔礼。方梓菁姗姗来迟当众与韩江雪套近乎,两人一见如故畅谈甚,方老太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谭玉娜却是越看越恼火。

第9集

韩江雪嫁入方家借口身体不适未与方梓恒圆房,渴望抱孙子的方老太催促方梓恒尽快与韩江雪行夫妻之事,方梓恒被逼无奈只得说出实情,方老太唤入李大夫检查韩江雪的身体,韩江雪在洞房花烛夜之时服食一种能制造体虚假象的药丸,李大夫为其把脉果然查出身体虚弱的迹象。池塘边,谭玉娜恐吓初入方家的韩江雪,在方家谭玉娜算得上是少奶奶,韩江雪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妾,谭玉娜警告韩江雪以后不能喧宾夺主,韩江雪不卑不亢未被其吓坏。心怀叵测的梓浩娘假装为谭玉娜愤愤不平,两人联手侍机陷害韩江雪,机会随即而来,两人在韩江雪亲手做的糕点内放入玫瑰粉,方老太食下含有玫瑰粉的糕点身体产生过敏反应,梓浩娘趁机罚韩江雪在方家祠堂外面跪地六个小时。方梓恒陪着韩江雪一起跪地直到深夜,夫妻两人同甘共苦引来谭玉娜嫉妒。方老太历经事故其实早已猜到梓浩娘在幕后陷害韩江雪,为了治理一下梓浩娘,方老太将方家的染房掌管权交与韩江雪,梓浩娘表面上服从方老太的安排,内里实是加深对韩江雪的敌意。方二爷与梓浩娘商量从韩江雪手中夺取韩家染料配方,只有获取染料配方才能打压韩江雪的气势,否则日后给韩江雪修成气侯了极有可能接替方老太成为方家当家作主之人。韩江雪悄悄返回秦府见秦慕阳,方老太将方家染房管理权交给韩江雪,秦慕阳计上心来提醒韩江雪不能上方老太的当,方老太实是通过交权的方式给韩江雪制造麻烦,如果韩江雪在管理染房的过程中出错,方老太自然会寻找借口为难韩江雪。秦慕阳叮嘱韩江雪寻找机会偷走方家的染料配方,韩江雪辞别秦慕阳返回方家。梓浩娘带领韩江雪了解方家染房各处布局,其中一间挂着铁锁拒绝闲杂人员入内的房间乃染料配方研制所在,梓浩娘佯装语重心长叮嘱韩江雪不得随意入内。

第10集

入夜,方梓恒躺在床上睡得正香,韩江雪离开房间前往染房欲盗方家染料配方,方老太派出的眼哨杏儿紧随其后,心思细腻的韩江雪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迅速转过身子,杏儿奔逃不及只得对其谎称上茅厕。池塘边,谭玉娜与韩江雪狭路相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相互出言挤兑彼此,韩江雪嘴上功夫了得话中带刺气得谭玉娜暴跳如雷。杏儿是方老太安插在韩江雪身边的探子,韩江雪视杏儿为姐妹赠其珍贵的手镯。入夜,谭玉娜往额头上敷热水制造生病发烧的假象,方梓恒进房探视谭玉娜,桌上摆着可致人晕厥的茶水,方梓恒浑然不知喝了一口茶水眼睛一黑昏死过去。韩江雪浑然不知静坐闺中待其归来,次日天明,方梓恒一觉睡醒看清躺在身边的人是谭玉娜,吓得赶紧下床匆匆离去。杏儿弟弟患上疾病急需银两抓药,杏儿母亲前往方府寻找杏儿,韩江雪于危难时刻掏出银两赠予杏儿母亲,其行为深深感动杏儿母亲。杏儿上门看望弟弟之时与母亲发生争执,母亲已将韩江雪视为救命恩人,杏儿左右为难不知以后如何面对韩江雪,方老太怀疑韩江雪是秦府派来的奸细,杏儿受方老太命令暗中监视韩江雪。芳儿怀上了秦家的骨肉,为了成为秦家的少奶奶,芳儿不顾义母反对决定生下孩子,秦慕阳获知芳儿怀孕,即不给其名份,又命其好生照顾肚中胎儿。李大夫为谭玉娜把脉,谭玉娜急切渴望怀上孩子,李大夫未能查到喜脉迹象,谭玉娜沮丧万分愁眉不展,一名奴婢见状向其献策。方梓恒被方老太唤到厅堂,方老太欢天喜地向众人宣布谭玉娜怀上孩子,方梓恒吃了一惊丝毫没有因为即将初为人父而喜悦,方老太喜气洋洋期盼谭玉娜为方家生下一男半女。入夜,韩江雪闭门不见方梓恒,谭玉娜其实是假怀孕,韩江雪浑然不知心情失落,被阻在门外的方梓恒坐在地上陷入到苦恼中。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网友还关注  “深宅雪电视剧全集” “深宅雪剧情介绍” “深宅雪电视剧大结局”   这些内容
精彩专题TOPIC